1. <label id="6r9f5"></label>

              1.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通知公告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造園自然精神在現代景觀設計中價值
                [發布日期:2011/11/21  點擊次數:4690]
                1、中國古代的自然精神及形成背景
                  普列漢諾夫說:“一個民族的文化,都是由它的精神本性決定的!睎|西方的造園都要求自然,但中國人與西方人對自然所持的態度不同。這也造就了中西方兩種不同的造園風格。西方人信奉人定勝天的思想,人的最大愿望就是控制自然、戰勝自然、征服自然。中國人崇尚人與自然的和諧,重“天道”與“人道”的統一。天人合一的思想體現了中國人對自然的尊重。
                  中國古人強調“與渾成等其自然”,“萬物與吾一體”,物與我與自然,交融在一起,相輔相成。這是一種深層的感情和精神上的交流。這種自然精神的形成與中國自然經濟下的地理環境、政治結構有著密切的聯系。中國西北橫亙沙漠,西南聳立高山,與外部世界的交往聯系比之希臘、羅馬要困難得多。如此與西方隔離的大陸地理環境曾給中國人以生殖繁衍之利。為農業經濟生存與發展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而天時地利、自給自足的田園生活,使人們依賴自然、順應自然、信奉自然。這是一種統一的、有序的、和諧的整體觀念。這就形成了與西方人不同的內向文化心里。
                2、傳統自然觀的危機
                  然而,近代以后,中國傳統文化面臨著西方外來文化的巨大沖擊。國門外蓄勢已久的西方現代景觀設計思潮或形式便乘虛而入,中國人不得不被西方人建立的科學體系所折服。一時間,中國大地變成了西方景觀的游樂園和博覽園,而中國詩情畫意、疊山理水的園林風貌在現代的景觀環境中已經愈來愈罕見,傳統的鄉土自然環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開發與沖擊。人們在享受著舒適方便生活條件的同時,也在承受著西方“破壞性建設”所帶來的不良后果。因此,重新審視中國鄉土自然精神的價值,也就顯得尤為重要。
                  不容置疑的是中國傳統的自然觀在自然和西方文化的挑戰面前,愈來愈失去成功回應的能力。在現代景觀設計發展的過程中,西方機械化的園林風格曾風靡一時。這在房地產業里體現得最為明確,開發商為了起到好的效果,他們往往啟用國外的設計機構,許多設計的效果是純粹的西方園林風格,到處是羅馬柱和歐式雕塑,在植物的配植上講究群植,花團錦繡,豪華氣派,中國傳統風格的園林藝術難覓其蹤。在其出現的初期,人們感嘆其氣派和豪華,同時,對其開敞奔放的風格手法也倍感新奇,作品中充滿著高精尖的技術美感,幾何型、簡約、對稱式的布局沖擊著人們的視線(圖1),使中國人耳目一新。這種風格和款式在九十年代末達到了高峰。同樣,崇洋的思潮也影響了其他的園林綠化:如道路綠化、街頭小品、大型廣場(如江西南昌改建的八一廣場)等,都有了很強的西方園林色彩。今天傳統園林的風格受到嚴峻的挑戰。中國景觀在呼喚“今而中”的春天。在西方科技的強烈沖擊下,中國人不得不對籠統思維籠罩下的自然觀產生質疑。中國園林的傳統精神已難以滿足當今社會對景觀的需求。今天,各個景觀項目的性質呈現出多元化的趨勢:從自然原始景觀的保留到人工生態的再造,從傳統文化的發掘到現代精神的追求,從基于理性的解析重構到基于浪漫的隨心所欲,從基于工程技術的計算論證到基于文學藝術的靈感頓悟,總之,落實在各個具體項目中的現代景觀規劃設計時空跨度之大、項目種類之多、呈現結果之豐富,已遠遠超越了傳統意義上的景觀園林。
                  這一切,都讓中國人反思一個問題:中國傳統園林的自然精神是否還可以在現代景觀設計的浪潮中立于不敗之地?面臨這樣的問題我們給出的答案是:立足于本土的創新是唯一值得信賴的途徑。
                3、對傳統自然精神的再認識
                  3.1 傳統自然精神的合理性
                  中國園林崇尚“自然”。從老莊崇尚自然到以表現自然美為主旨的山水詩、山水畫和山水園林的出現、發展,都貫穿了人與自然和諧統一的哲學觀念。這個觀念深刻影響了中國園林藝術的創作。傳統造園的自然精神強調“法天貴真”、“天趣自然”,反對成法和違背自然的人著名科學家錢學森說:“人類離開自然,又要返回自然!爆F代化的大都市方便了人們的生活,同時也讓人們遠離了自然的真諦。當表達人與自然對立的環境藝術以工業技術美的式樣遍及土地的時候,人與大自然的親緣感在一步步消失。1858年,美國人奧姆斯臺德(Olmsted)提出了現代景觀設計的概念,面對逐漸被蠶食的自然環境,他提出“把鄉村帶進城市”的觀點。紐約中央公園(圖2),是這位先驅把保護自然的理想付諸于實踐的試金石。早在20世紀50年代,以史密森夫婦為首的青年建筑師就認為只考慮人的接觸是不夠的,必須是“人+自然+人對自然”的觀念。由此可見:西方人的自然觀與中國人尊重自然的觀念具有一致的步調。但隨著西方工業的高度發展,人類“征服自然”的無節制的欲望正在膨脹。人類與自然的相互對立,從而演變成20世紀下半葉以來一系列的環境危機和社會危機。今天西方的景觀設計師們已逐漸認識到人的行為可以改造自然,同時也可破壞自然,人定勝天的思想只能是一種決心的表達,并非科學論斷。在反省過程中,學者們感到了人與自然環境相互協調的重要性。開始有學者矚目中國傳統文化中“天地人合一”的整體論,并因此“發現”了風水思想的價值,希望在已有環境規劃和設計思想中,引入風水理論和方法,給后工業化社會以新活力,在這方面美國人走在領先的位置。這些可貴的進步均表明:土生土長的自然精神已被“中為洋用”,其精華部分正是今人要實現的價值。在這個工業高度發展的時代,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這和我們當前生態學的觀點以及建立和諧社會的要求是不謀而合的。
                  中國人自然精神里最可貴的是高度的“自然精神境界”,即意境的表達。中國傳統園林表達出情景交融的氛圍,這在世界園林中獨辟蹊徑。它活潑而自然的處理手法營造了一種本于自然而又高于自然的意境。人與自然建立了一種親和而和諧的關系,以及人對自然生命活力的深切情感(圖3)。因此中國人的自然觀絕對不是對自然的簡單模仿。在景觀中放上一兩座中國式的亭子,堆疊假山,挖池養魚,這種簡單的符號的疊加是不可能創造意境深遠的園林景觀的。因為中國園藝師營造的是自然一樣的環境,或者說是自然感覺的表露。感覺靠園林符號的簡單堆積是無法實現的。西方僵硬、蒼白、幾何形的景園更不具備表達意涵的功能。
                  傳統自然園林所固有的快適性,已成為現代城市人人生情趣和文化感性的一種源泉。今天,人類整日被圍合在鋼筋混凝土的世界里,對自然更加留戀,F代人生活節奏快,不可能像古人一般整日賞花飲酒,閑情雅致,也不會產生那么多豐富的情感。人們缺乏的是讓靈魂回歸本我的環境,而情景交融的環境才可喚醒人們心靈深處的靈魂。一句常在私下里流露的無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足以反映出人們對回歸本我、遠離喧囂繁忙城市的渴望。城市人希望利用閑暇時間,到鄉土自然中來尋找樂趣,充實自己。當今已沒有幾人可以擁有“舉杯邀明月,把酒問青天”的情懷了。因此,情景交融的景觀園林是都市里的佳境。優秀的景觀設計師應洞察人的情感,體會文化與哲理的審美,其作品必需與社會單體產生更多的共鳴。我們希望看到的是情景而不是單純的景物。意境的營造使人與景的交流和互動成為可能(圖4)。今天的景觀應使人重返“自然精神境界”,人的精神只有淋漓盡致地注入作為審美對象的自然環境,才能使對象具有擬人化的生命色彩。
                3.2 傳統自然精神的不足與完善
                  誠然,以自然為本的思想是現代景觀設計師應該繼承發揚的品格,同時我們必須用清醒的頭腦辯證的認識中國傳統的自然觀:它具有樸素、整體和辯證思維的優點,同時也存在著籠統,偏于直覺體悟、忽視實際觀察和科學實驗、輕視邏輯分析和論證的缺點。正如陳傳才在“中國民族文化的特質與變革”中提到的那樣:中國傳統的思維方式一方面注重從整體、運動和聯系的角度看問題,另一方面又不能充分認識整體的各個細節,使人們容忍思想的朦朧性、概念范疇的不確定性,以至忽視科學的理論體系的建立。物極必反的道理為中西方的設計理念敲響了警鐘。中國人強調人與自然的協調與和諧,但對自然征服的精神不足。道家“天人合一”的觀念過分地強調樂而無憂的生活和天道的自然無為,抹殺了人的主觀能動作用,與之對立的是西方“人定勝天” 思想,它把人的能力夸大,走向了另一個極端。西方人喜歡用自己建立起來的科學體系駕馭自然,在生態環境慘遭破壞的歷史背景下,對西方人征服自然的思想也應有選擇地吸收。過去,西方對自然的態度為單方面的索取。強烈地征服自然的精神已直接導致了不良的后果,危及了人類自身的生存。以人為本的思想發展到極端即是對物質權利的過渡追求,貪婪的報應就是天災人禍。因此拋棄中國人“道法自然”的思想,盲目地搬移國外園林的形式是禁忌。同時,生搬硬套中國園林的自然精神更是窮途。
                  繼承“中國園林”必須將傳統的自然觀融入當今改革的時代大潮中,到處套用傳統園林的做法是不合理的。在古代,中國傳統園林只供少數人觀賞,為封建帝王、貴族官僚和士大夫們服務的,它所表現的人生哲理和審美情趣與今天的新時代有著很大距離,它的一些創作思想和手法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并有其適應的范圍。時代不同了,就不應該不區分條件。比如疊假山,是表現山水這一主旨所必須的。它在私家園林面積有限而又封閉的空間中是自然山巒的縮影,雖然實際的尺度和體量都不大,卻仍然能體現其高峻與幽深的境界,宛若自然?墒,現在有一些城市,不分場合地堆疊假山,不論公園還是空曠的廣場都在堆砌,結果是假山的體量很大,像一堆亂石頭,顯不出山巒的氣勢,花錢費人效果卻不好。好的處理方法是對傳統的假山技術進行改造,以現代化材料技藝代替湖石和黃石等價格昂貴的天然石料,強調整體效果,恰當地處理好與周圍環境的關系。例如南京金陵飯店的外庭院,以黃石疊成池岸、假山,采用平頂的游廊,與現代化的建筑取得協調,是對傳統假山的繼承與創新,可謂借鑒得好。
                  同時,中國應吸收西方自然觀的合理成分。這里要強調的是:學習西方不是簡單的模仿園林形式,而是借鑒西方園林的本質和精神。西方人擁有嚴密的邏輯分析能力和一絲不茍的探索精神。中國人以含蓄、迂回的思維方式造就了自然山水園林,中國的園藝師欠缺的是對景園的細節細致、精密的計算或推理。他們缺乏對自然本質規律的把握和運用。相比之下,古希臘的建筑師非常注重嚴密的邏輯分析,對自然現象背后本質規律的尋找成為他們研究自然的首要任務。古希臘愛奧尼柱式上的漩渦狀圖案,體現的是一種嚴密的邏輯美學,古希臘聰明的人發現了自然界貝殼等動物身上的花紋,并找到了花紋背后隱藏的規律。他們用數據為漩渦狀裝飾做了嚴格的定量(圖5)。而中國古典園林的造園師在自然面前缺乏這種刨根問底的探索精神。在他們眼中,從事物的本質中探索出一套科學體系,改造自然,不如順應自然、營造可用可游的園林實際。古典園林的思想強調的是夠用與實用,并非利用。而在今天的景觀設計中,這種思想已滯后于整個時代的要求。中國的自然精神里應增加一項內容:以科學嚴謹的態度探索自然規律,利用自然規律,合理地致力于自然資源的保護與管理。
                4、結語
                  運用西方的思維、改造中國傳統的自然觀,只能稱之為是對西方藝術理論的延續,稱不上是結合;運用造園要素套用西方的技法與形式,只能走向摹仿或照搬之路。在東、西方文化的碰撞與交流之中,中國人應將古典園林造園中的自然精神融入現代可持續性的景觀創造,創造民族的設計。我們應對中國的自然精神持揚棄的態度!爸形鹘Y合”只有首先立足于中華民族文化的基點,再與西方的藝術思維進行互補,才能夠真正達到本質上的結合而不是形式上的結合。尊重自然不是順從自然,以自然為本不是抹殺人的創造力。我們對自然的態度應從西方的“改造”轉化為“改善”。改善自然是每位設計師的職責。人類在進行景觀設計的過程中,應該更加小心,不去違反自然的法則.
                版權所有 綿陽泰源園林綠化有限公司 地址: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毅德商貿城B區5棟下25號
                聯系電話:0816-2239990     手機:15608112991  微信:myty336698
                          友情鏈接:綿陽化妝學校 綿陽GRC    技術支持:優狐網絡 [網站管理]  
                欧美激情乱人伦一区_国产男女猛视频在线观看_99re视频热这里只有国产中文精品_亚洲AV无码一级毛片
                  <label id="6r9f5"></label>